祭天禮儀

   祭天是古人對自然及人類自身認識的一種反映它源于生活,最初隻是人們的一種崇拜行為,《禮記•禮運》曰:"夫祀之初,始諸飲食、孀豚、英梓而土鼓。"祭祀也是人類思維形成的結果,是随着人類社會意識形态的出現而産生的,它代表了人類最初的覺悟,是人類脫離蒙昧、走向文明的一個标志。中國古代祭天的曆史可以追溯至遠古時期傳說,黃帝時期就已經有祭天的行為,堯帝時"乃命羲和,欽若昊天",祭天的儀式已經很隆重了。早期,人們選擇自然高地舉行拜祭上天的活動後來才建造專門用于祭天活動的高台,稱為祭壇,用以表達人們對上天的尊崇和企盼。人類社會分為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以後,祭天就成為統治者的專有權利。《禮記•曲禮》即有"天子祭天地"的說法,成書早于《禮記》的《大戴禮記》亦曰:"郊止天子,社止諸侯,道及士大夫。"并說祭祀"所以别尊卑,尊者事尊,卑者事卑"。在階級社會裡,統治者賦祭天以特有的含義,将其納入封建禮制的範疇,使之成為國家政治生活的一項重要内容。宋朝著名史學家司馬光也說:"夫禮,辨貴賤,序親疏,裁群物,制庶事。"正是由于祭祀被賦予了特殊的含義,與國家的政治生活有着密切相關的關系,因而被中國曆史上曆朝曆代的君主奉行不辍,一直延續了兩千多年,而祭天更是被推崇到了無以複加的高度,成為"國之大祀"。

   曆史上,專門用于舉辦祭天典禮的祭壇被尊稱為"圜丘"。西周以後,在中國逐漸形成以"禮莫大于敬天,儀莫大于郊祀"為核心的祭祀制度。《禮記》有雲:"祀帝于郊,敬之至也。"故由周公所制定的"冬至日,祭天于地上之圜丘"的祭天制度為後來的中國曆朝曆代帝王所奉行,秦、漢以及唐、宋各個封建朝廷皆在國都營建祭壇祭祀皇天上帝,秦及漢朝初期将祭天的祭壇稱為五峙,西漢中期以後及唐、宋諸朝皆将祭天的祭壇稱為圜丘。

   有"五朝古都"之稱的北京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即有"沮澤","沮澤"是當時燕國國君舉行郊祀及遊獵的場所。金貞元元年(1153年),金海陵王遷都燕京,改燕京為金中都。金大定年間(1161-1189年),金世宗完顔雍于中都城豐宜門南五裡建郊壇,作為祭祀昊天上帝的場所。《金史?禮志》記載金郊壇制度為:"南郊壇,在豐宜門外,當阙之巳地。圓壇三成,成十二陛,各按辰位。濆牆三匝,四面各三門。齋宮東北 ,廚庫在南。壇、濆皆以赤土圬之。"

   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建立了統一的元帝國,建都于北京,稱大都。1306年,元成宗于大都麗正門東南七裡建祭壇,用于祭祀天地。元郊壇為三重圓壇,"地在麗正門外丙位,凡三百八畝有奇。壇三成,每成高八尺一寸,上成縱橫五丈,中成十丈,下成十五丈。四陛午貫地子午卯酉四位陛十有二級。外設二壝。内壝去壇二十五步,外壝去内壝五十四步。壝各四門,外垣南棂星門三,東西棂星門各一。圜壇周圍上下俱護以甓,内外壝各高五尺,壝四面各有門三,俱塗以赤。" 西周、秦、漢、唐、宋諸朝及北京金、元兩朝的祭天建築對明、清北京天壇的建造有着重要影響。明清北京天壇正是在繼承中國古代曆朝祭天建築的基礎上營建的。明清北京天壇規模宏大,它的平面設計、建築布局、建築技術及植物配置均達到很高的水平。天壇有着美輪美奂的建築造型,幽深靜谧的園林環境,天壇的祈年殿更是中國古代木構建築的傑作。

    天壇是中國古代皇帝的祭壇,也是中國悠久的祭天文化的結晶,其宏偉的建築、蒼翠的古樹、豐富的文物收藏既記載了中國古代先民的企盼和希望,也記錄了封建帝王的睿智、昏庸和腐朽。